No Picture

[乐视总部躺讨债人]_乐视总部门口躺满讨债供应商 员工:很正常-孙红雷遭劝退

July 24, 2017 hanson 0

乐视资金问题近日引发普遍关注,在接连传出贾跃亭及乐视系部分资产,因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而被法院冻结之后,其供应商态度也在悄然转变。 7月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乐视大厦,发现在其一楼门口躺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这些供应商自带高分贝音响设备,现场循环播放“乐视还钱,贾跃亭还钱”的口号。记者询问得知,他们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共有19家。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协商,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最近两天才开始以这种方式讨债。这些供应商称,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 当天下午,乐视方面向记者回应称,已经与上述供应商达成了还款协议,且他们已经按照计划收到了款项。但一位店建供应商表示,供应商当天并没有同意沟通方案,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方面进行沟通。 供应商代表:“这次一定要拿到钱” 在乐视大厦,《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遇到了一位自称来自浙江的店建供应商代表阿文(化名)。阿文称,乐视移动欠了他们350万元,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在今年1月,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的欠款,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 作为一家职员只有9个人的小企业,阿文所在公司在去年6月第一次接到乐视移动订单。“作为一家小公司,能接到乐视的订单,我们当然非常激动,所以立马就投入了工作。”阿文说。 按照当时的协议,开出发票日期后的两个月内,乐视移动就应该付款。不过,记者了解到,当时在签订协议的时候,双方并没有签订相应的违约协议。“当时就觉得乐视家大业大,而且行业内之前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没想过会出现欠债的情况。”阿文说,在签订协议后,乐视移动对“质量和速度”要求较高,因此他们把其他的订单都放下了。 阿文表示,“乐视移动建店要求必须有柜台,这就增加了建店的时间和成本。而且乐视的柜台灯光是全场最亮,达到8000K(色温)。我们之前做其他品牌的店建时,灯光一般在5000K左右。” 阿文说:“由于这边的订单是一波一波的,一般一次会有个几家,所以我们这边在7月份之后就一直做着。” 到了去年11月,这家供应商和乐视移动的合作停止。阿文表示,没有预料到乐视会拖欠款项,直到去年底的时候,由于业界开始讨论乐视的问题,才逐渐感觉情况不妙,今年1月开始来京要债。在来京要债之前,已经与乐视移动方面有过多次沟通,但都没有结果,只好和其他被乐视移动欠债的供应商一起到乐视总部讨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场了解到,由于被乐视拖欠款项,不少供应商自身也面临被讨债的尴尬境地。现场另一位供应商代表向记者感叹道:“没拿到钱,我也不敢回去啊。” “我这边相比其他供应商会好一些,债主主要也是到公司去要账,但有些供应商的债主都到他们家里去要账了。”阿文表示,对于他们这类小企业来说,虽然日常经营成本不算高,但是300多万的债务压力简直就是关乎命运。 “这次讨债一是自己的上游供应商也在浙江跟我们讨债,压力很大,所以过来这边找乐视要债。二是因为看到乐视目前的状况堪忧。”阿文说,这已经是他们第8次过来要债了。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目前也还在预期之内。 据了解,截至昨日,阿文这批供应商此次已经在北京要债近一个月,25号之前以交涉为主,之后才来到乐视大厦讨债。“最近酒店的住宿费还涨了,目前都要300多/天。”到目前为止,阿文除了其他费用,住宿费用已花费了六七千。 在阿文看来,目前他们主要是以一种“在合法的情况下不采取法律途径”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我们这次是抱着一定要拿到钱的决心过来!”阿文表示。 乐视员工:很正常,对自己没影响 5日下午,乐视方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乐视大厦一楼的所有店建供应商已经跟乐视方面达成协议,形成了付款计划。目前乐视正在按照计划执行,且店建供应商已经如约收到了相应款项。 但阿文表示,当日下午和乐视官方就还款事宜进行了协商沟通,乐视提出的方案是分期付款,由于分期时间较长,同时协议方案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讨债者并没有同意沟通协议内容,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进行沟通。 阿文告诉记者,来了这么多天,没有见到过贾跃亭本人。 讨债过程中保持克制,一直采用静躺和扩音喇叭喊话方式,并没有发生过激行为,在此之前也和乐视其他高层有过沟通,不过都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案。 阿文透露,由于公司从事业务都和乐视店建、手机广告制作等相关,作为乐视之前合作伙伴也有接触,这次集体讨债完全由19家供应商自发而来,希望通过集合的力量得到乐视的正面回应。“我们有个微信群,之前也有两家供应商由于坚持不了,退出了队伍”。 在乐视一楼大厅这些供应商所躺的毛毯上,记者也发现了已经食用一部分的清咽片等药品。 乐视大厦一楼中信银行营业人员告诉记者,一般上午九点这些乐视供货商会集合到乐视一楼大厅,到下午6点他们下班的时候,这些人也还没有散去。记者现场发现,由于现场喇叭声音太大,一名穿行的大楼工作人员双手捂起了耳朵。 在乐视大厦外,记者遇到两名乐视员工,她们对公司的资金问题看得很淡,觉得很正常。她们说乐视自去年债务危机以来,来讨债的人很多,员工觉得很正常,因为对他们员工没啥影响。她们说一家公司如果陷入危机,就一定不会在很短时间内解决,这种事情肯定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记者还发现,乐视大厦一楼的乐视生态旗舰店围起了隔离带,已经大门紧闭,不对外开放。透过玻璃窗,记者可以看到一辆乐视电动汽车静静地停放在角落里,车身已经落下了些许灰尘。相关的主题文章: […]

No Picture

儿童网游暗藏“色魔”父母亲又如何看待?Children’s online maniac hidden parents and how to treat-妻子失踪迁怒岳父

July 24, 2017 hanson 0

 儿童网游暗藏“色魔”父母亲又如何看待?   未成年孩子缺乏自控力及分辨能力,很容易受到不正确的价值观引导。作为家长,要有意识地尽早对孩子普及两性方面的教育,男女生分别由父亲和母亲来进行正确的引导,“通俗点说就是,你不去说自然会有其他人说,而且方向不一定正确”。 【儿童网游暗藏“色魔”】近期,发生一件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情。据悉有人在东莞一小学学生微信群兜售淫秽视频心理专家称家长应尽早介入未成年人两性教育。12月19日晚,东莞市寮步镇的杨先生无意中发现,他10岁的儿子在微信上花20元买了10部小电影。而小电影内容竟然是淫秽视频。令他更为惊讶的是,孩子所在班级的其他微信群里,也有人以2元一部的价格向学生售卖黄色小电影。   【儿童网游暗藏“色魔”】杨先生警惕心起,因为还有人用他的QQ向“小女孩”发了一条“可以了”的消息。杨先生猜想,正读三年级的儿子手机里也有他的QQ,或是儿子登录过他的QQ。于是,杨先生不动声色地拿起了儿子的手机,翻看儿子的QQ聊天记录才发现,“小女孩”竟给儿子发了10部黄色小电影,每部大小约100~300兆。“这两天我看到小孩老是盯着手机看,忘记了QQ密码还突然让我告诉他,并要求我往他微信转20元。我以为他发红包给同学,没想到是买这个。”杨先生说,儿子还以买玩具为由找舅舅要了300元,“幸好被我及时发现,不然真怕这些视频会影响到他一生。”   【儿童网游暗藏“色魔”】在一款名为“小花仙”的儿童社交网络游戏中,有人以支付充值卡券的形式,引诱女童裸聊,甚至线下约见实施猥亵。“小花仙”是上海淘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0年推出的一款基于儿童虚拟社区的网络游戏,按照前的宣传,这款游戏主要面向6到14岁的女孩。游戏通过完成种花等任务或充值米卡等卡券,来给角色换装。除此之外,玩家还可以在游戏中与其他玩家互动、添加好友。而据爆料玩家反映,这种行为从2012年就已经在游戏平台上出现,6年来一直存在。 【儿童网游暗藏“色魔”】望此事件可以得到某些部门制止,父母亲能够尽到孩子第一任老师应该的责任和义务。 Children’s online "maniac" hidden parents and how to treat?   Young children lack self-control and resolution, and are […]

1 2 3 4 5 3,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