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在滨江路河堤边几处很僻静的地方呆了一个通宵 尿停电梯男孩恢复 注射器扎幼儿屁股

遂宁男子嫖娼时被卖淫女嘲笑 将对方掐死被抓(图) 2011年1月的一个夜晚,一名男子在嫖娼时被对方嘲笑,他竟然将其活活掐死,随后该男子潜逃近6年。虽该案因缺乏线索而暂停了进展,但当年船山公安分局参与办案的民警们6年来一直锲而不舍、持续关注。今年10月,船山公安分局意外获得了该案的新线索,重启案侦工作,终将嫌疑人抓获。2011年1月25日,春节的气息日益临近,然而,就在当晚,位于遂宁(微博)市城区南转盘附近的茂源北街一保健按摩店内,一名22岁的失足妇女邓某被发现死在了按摩房内。案发后,辖区派出所(船山公安分局凯旋路派出所)第一时间赶赴现场进行处置,“当时我正在值守南转盘岗亭,离茂源北街最近,案发后,我是第一个到的现场。那时已经接近晚上22点,天很冷,女子死在按摩店二楼的一个隔间内,凶手已经离开几分钟。整个派出所不管是值班的民警、已经下班回家休息的民警还是正在公休假、陪护假的民警们全部收到紧急集合的通知,要求必须10分钟之内全体回所集合。”当年在凯旋路派出所工作的民警刘韬回忆到,“大家集合后,以案发现场为中心点,对逃离的凶手展开搜寻。搜寻工作不间断的进行了整整40个小时,一直持续到第三天下午,其间找到的5名衣着相似的男子,带回派出所查证核实后均不是嫌疑人。”在派出所民警紧急集合搜寻的同时,分局刑警大队的民警也赶到了现场,“我当时赶到后发现案发店内停电了,几个战友用警用强光电筒把房间照亮后我提取到了精斑和一些痕迹物证,并初步查验了死者的死因。当时估计是嫌疑人逃走也比较匆忙,连秋衣都没穿就逃走了。我在接下来的几天对现场采集到的物证进行了极为细致的分析和比对,然而却始终没有结果。”当年进行现场勘验的民警杨明回忆。通过走访和调取监控,民警得知,事发当时,一名35岁左右的男子被失足女招揽,然后进入按摩店与其发生性关系,可等男子走后,店里的工作人员却发现邓某被人掐死在了房间之内。“男子出门时,支付了100元的嫖资,但支付的钱却是假币,为此,店里收钱的另一名女子还追出去了很远,但没有追到人。”办案民警介绍说,通过调取案发地及周边的天网监控,以及该名女子的描述,民警发现,嫌疑人身材中等、身高约1.7米左右,35岁左右,长脸,身穿蓝色的羽绒冬装……根据男子的行动轨迹,民警推测,嫌疑人很可能就是平日外出务工人员,在年底时才回家过春节。整整40个小时的第一轮搜寻未果后,船山公安分局又抽出了刑警大队和周边派出所的20余名精干警力组成专案组继续跟进。专案组根据掌握的线索,查询到嫌疑人案发当日白天的行踪,通过天网监控调取的视频图像,民警绘制了嫌疑人的粗略相貌,随即向社会发布悬赏公告,并向周边地市公安局发布协查通报全力搜寻嫌疑人。“我们分局成立以来有一个辉煌的成绩就是命案全破,这一直是我们的骄傲。但该案案发后因缺少凶手下落的线索,却一直没办法破,这让分局每一位侦察员如鲠在喉,这个案子专案组跟了一整年,集中了全局所有优秀侦察员都没能找到嫌疑人的下落,而且连嫌疑人身份信息都无法最终确定。我以为这个案子将永远破不了了。”当年专案组成员张警官回忆到。“每年到了冬季,无论是工作还是休假,我只要是走在大街上,都会下意识的去留意街上是否有人穿这款蓝色羽绒服,因为没有了新的线索,我只能幻想着运气来了能遇见仍会在冬天穿着这身衣服的嫌疑人,虽然自己很清楚这个几率是很小很小。”当年专案组成员邹警官说到,“2014年春节后,我休假和家人在灵泉寺游玩的时候,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穿着和那件蓝色羽绒服很相似的男子背影,我小心跟在他身后跟了10多分钟,当看到他正面,发现却是一个大约60岁的男子,上去闲聊了几句确定不是嫌疑人后,才意识到自己和家人走散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时过近6年,今年七月底,兰州警方查处了一起涉嫌赌博案,并将其中一名参与赌博的违法嫌疑人李某的基本信息例行了采集和录入,李某接受了治安处罚后离开了兰州警方视线,但次日,民警们发现,2011年1月25日发生的那起命案的物证上留下的一些线索,跟李某的信息竟然完全一致!这个新线索传回遂宁,当年所有参与此案侦查工作的民警异常激动。随即,茂源北街“2011.1.25命案”重新回到大家视线内,船山公安分局主要领导高度重视,指令分局刑警大队立即成立专案组激活该案件侦查工作,继续跟进。在经过2个多月的追查工作后,民警终于发现李某踪迹,并确定李某已经在10月27日返回遂宁。根据这一线索,专案组民警最终确定了其准确身份,随后在其安居区的老家附近进行蹲点布控。10月28日晚,犯罪嫌疑人李某在回家途中被专案组民警成功抓获。至此,该案告破。而随着李某的落网,整个案情也逐渐清晰起来。据李某供述,2011年年初,他从江苏打工回遂,呆了几天后没事做,于是进城想找份工作。事发当晚,他路过茂源北街,发现一个门面内有浓妆艳抹的女子在招揽。他便走了进去,谈好价钱后和一名年轻女子邓某上了二楼的隔间,并和对方发生了关系。但在发生性关系期间邓某对李某进行了冷嘲热讽,到后来,邓某越说越难听,情急之下,他便卡住了邓某的脖子,直至对方没了动静,他才匆忙逃离了现场。逃离按摩店后,李某并没有在闹市区停留,而是在滨江路河堤边几处很僻静的地方呆了一个通宵,等第二天天还没亮,李某便返回了安居老家,从安居再乘车前往外省打工。这些年,李某四处打工,而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警察却没有找上门来,李某也渐渐的放松了心,认为自己当时并没有杀死对方,哪曾想,天网恢恢,时过近6年,李某最终还是落入了法网。编者注:该视频与原文无关,仅供扩展阅读 男子旅馆遭强行卖淫 被强脱裤子要求付“路费”相关的主题文章: